从俄罗斯AMUR天然气处理厂项目的建设看俄罗斯
2019-07-01 15:10:38
  • 0
  • 0
  • 6
  • 0

     俄罗斯AMUR天然气处理厂项目投资巨大,近100亿美元,工期长达十年,项目地址在俄罗斯远东地区靠近中国黑龙江省黑河一侧,业主是俄罗斯石油天然气总公司,采用EPC模式。因俄罗斯被欧美制裁,只有中国公司参与竞标,欧美公司只能以中国公司的合作伙伴或分包的形式参与到项目的建设。如此巨无霸的投资规模,可谓空前。俄罗斯经济疲弱,所需资金由中国某银行融资。可以说,这个项目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是中国的援助项目。

    本人全程参与了这个项目的招投标工作,主要工作就是对庞大的招标文件审核把关,提出法律意见,编制投标文件和分包招标文件并参与相关谈判及法律文件起草等工作。招投标工作从2015年底持续到2017底才结束。在整个招投标过程中,我感触最深的有以下3点:

    一、俄罗斯人把工作当儿戏,极不严肃。

    招标工作法律性很强,如此巨大规模的项目招标,其工作应是仔细再仔细。但俄罗斯人似乎反其道而行之。这一点从项目招标一开始就显现。 当我打开庞大的招标文件,才发现,招标文件编写混乱,缺页少项。招标文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合同条件竟然没有。有的部分有俄文、没英文,有的有英文、没俄文。 中方三番五次要求俄方尽快完善招标文件,但俄方置之不理,一再拖延。

  截标日期是2016年4月,中国A公司加班加点,全力以赴。但从2015年开始一直到2017年,俄罗斯三天两头改招标文件,投标截止日期一再延长。由于招标文件更改频繁,搞得中国A公司非常被动,先前的工作只能作废,重头开始,这种现象一再发生。中国A公司疲于应付,怨声载道,私下全叫俄罗斯人“黄毛子”,给中国人留下的印象非常不好。。

       二、合同文件充斥了大量的霸王或奇葩条款。

    在国际工程市场,业主无论多么强势,都应该做到国际工程合同相对公平合理,力争最大程度上实现双赢,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上实现项目的目的和作用。但当我研读俄罗斯AMUR天然气处理厂项目招标文件时,发现招标文件充斥了大量的霸王或奇葩条款,对承包方非常不公平。由于篇幅限制,仅举几例说明:

    1、The estimated cap on liability - 40% of the contract price. The CAP on the Contractor's liability shall not apply to the guarantee obligations, rework with regard to the EPC scope of work and indemnities, down time of the contractual counterparties of the General Contractor and Client through the Contractor’s fault.

   如果对此条款的理解是承包商对业主的最高责任限额为合同总价的40%,那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是指除了“the guarantee obligations, rework with regard to the EPC scope of work and indemnities, down time of the contractual counterparties of the General Contractor and Client through the Contractor’s fault”之外的最高赔偿限额不超过合同总价的40%。这是一条风险极大的条款,因为按照这个条款的理解,除了直接经济损失100%赔偿外,间接经济损失也可以计算在赔偿范围之内。通常的国际工程合同条款都要求承包商对业主的最大赔偿额不超过合同总价的100%,不会有如此额外的奇葩规定。AMUR天然气处理厂项目合同金额将近100亿美元,工期长大十年,不确定因素太多。一旦发生比较大的风险,将会给承包商带来灭顶之灾。

    2、Deferred payment and LDs both for violation of the provisional and final works/services completion terms. CAP on LDs – 40% of the contract price.

   延期滞纳金条款是个关键条款,所有的国际工程合同都有明确的规定。我先后为500多份合同或招标文件进行过评审,但从来未遇见过LDs高达40%的荒唐规定。正常情况,LDs不能超过合同总价的10%。这几乎是不成文的规定,被国际工程界普遍接受和认可。早前的国际工程合同一般规定,延期滞纳金计算的起始点是合同规定的机械完工日或业主临时接收日。后来,一些业主对延期滞纳金的规定越来越严,把合同工期划分若干节点,只要其中任何一个节点迟延,都要缴纳滞纳金。但无论如何变化,延期滞纳金的最高总额都是10%,不会超过合同总额的40%。有如此规定的,似乎只有俄罗斯人。

     3、Any dispute arising out of or in connection with this contract, shall be referred to and finally resolved by The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Arbitration Court at the Russian Chamber of Commerce.

    尽管在国际工程实践中,最终把争议提交仲裁的情况不多,但不能因此否定争议仲裁条款的重要性。不管是业主,还是承包商、分包商,都对此条款保持100%的警觉。对于AMUR天然气处理厂这样的庞然项目,争议仲裁条款必须是双方都能接受的条款。也就是说,必须是第三方仲裁机构来裁决,裁决地点也必然要在第三方所在地。但俄方竟然要求争议必须由这个The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Arbitration Court at the Russian Chamber of Commerce机构来裁决,而且裁决地点必须在俄罗斯。

      类似的霸王和奇葩条款还有很多,不再列举。

       三、缺乏契约精神,架空中国公司。

   这也是我最想表达的一点。此项目由中国某银行融资,中国企业中标是必然的结果。中国是真心帮助俄罗斯的,不然也不会给予俄方海量融资。俄方应该感恩图报,真心实意地把工程交给中方企业来完成。然而,俄方的做法让人不可理喻。

    项目从一开始,俄方就要求,中国A公司必须和英国的B公司合作;从投标开始,英国B公司就参与到了这个项目;项目中标后,项目的设计、采购基本全委托给了英国B公司。中国A公司主要负责项目的施工、安装和管理。

   但谁能想到,2017年中国A公司中标后,在俄罗斯远东地区项目现场,大兴土木建设项目场地,准备进驻施工队伍大干的时候,俄罗斯一方说施工安装费用太高,要求中国A公司降低施工安装费用,否则,就这一块重新招标。这不是无赖的行为吗?合同签署后,又撕毁合同,这种事情,俄罗斯人真能干的出来。中国A公司拒绝了俄罗斯要求降价的要求,施工安装重新招标。结果,土耳其C公司中标,土耳其C公司作为中国A公司的分包商负责项目的施工安装。

   中国法律规定,总包商是不能把全部工作委托给第三方来完成的,尤其是不能把工程的主体委托出去。FIDIC 银皮书,也有类似的规定。我相信,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法律都会有这样的规定。难道俄罗斯的法律可以允许总包商把全部的工作都能分包给第三方来完成?

    俄罗斯方面为了安慰中国公司,同意给中国公司一定比例的管理费。至此,中国A企业只剩下一个项目空壳,说是总包商,负责项目的整个管理,但实际上已经被俄罗斯方面架空。英国的B公司和土耳其C公司这两家公司名义上是中国A公司的分包商,接受中国A公司的指令,但这两家公司根本不服从中国A公司的指令,他们越过总包商中国A公司,直接和俄罗斯方面联系沟通。据说,这两家公司三天两头向中国A公司提出索赔。中国A公司,两边受气,那点管理费,扣除成本和索赔,还能剩多少,一旦整个项目的实施出现重大风险,中国A公司,作为总包商,还要负责全部责任。

     以上就是我与俄罗斯人打交道的三点体会。

   中国人与俄罗斯人交往,非常注重自己的国家形象和个人形象。但俄罗斯人跟中国人交往为何如此不严肃、不认真呢?我不相信俄罗斯人天生就是这个样子,也不相信他们与所有的国家往来都是这个样子,更不相信俄罗斯官方如此。我个人认为,这反映了俄罗斯民间对中国的一种真实态度。在北京、莫斯科和伦敦三地的反复谈判接触中,我们深感俄罗斯人的傲慢与偏见。俄罗斯已经没落,但俄罗斯人一直认为他们西方人,对东方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不在乎我们对他们的评价。

   在手机上的一个小视频里,高晓松说,俄罗斯民族对中国是最横、最霸道的一个民族(大意如此)。我以前写过网文,说过俄罗斯的坏话,但大都根据道听途说,并没有亲自感受到俄罗斯如何,直到2015底参与俄罗斯AMUR天然气处理厂项目法律事宜,才有了切身体会。

   网上关于俄罗斯负面的报道很多,也发生过很多中国人去俄罗斯经商被骗害惨的事例。最近,普京被问及中美贸易摩擦问题时,说俄罗斯看两虎相斗,看谁输谁赢(大意如此)。不论何时,我们都要对俄罗斯保持戒心,所有去俄罗斯投资经商的中国公司或中国人都应该明白,赚俄罗斯的人钱不易。我们不仅要在商业及法律层面上详细论证,而且还要从政治的角度上深入研究。知彼知己,争锋应对,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与俄罗斯人打交道的风险降低至最低。

微信号:xyl19700617

公众号二维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