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推倒意识形态纷争那堵墙,中美传统对抗将永远难以打破
2012-05-05 12:07:26
  • 0
  • 11
  • 6385
  • 0

5月3日,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开幕。胡主席出席并致辞。他强调说:“中美应相互信任、平等互谅、妥善处理分歧,打破历史上大国对抗、冲突的传统逻辑,探索大国关系的新路径。”话音刚落,会场便响起了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就在胡主席就中美关系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的当天,国务委员戴秉国在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也坚定地表示:中国人民有权走一条不同于美国和西方社会的、符合自己国情、造福于中国人民也有利于世界的发展道路,任何人都不要指望中国人民离开自己的道路。

紧接着5月4日,官媒《BEIJING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严词强烈谴责美国扰乱中国的战略企图。这篇文章说美国“自作聪明制造事端,搞鸡鸣狗盗之举”,“13亿中国人没有那么好瞒哄,也没有那么好利用,指望借挑起一些事端干涉中国、要挟中国,未免太过天真。”并指责美国驻中国大使+++在中国的一系列行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最后以卫道士的口吻总结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打着“人权”、“自由”、“民主”等旗号制造事端,只能是自曝其丑,对中国不起作用,对美国自己更没好处。”

此文以文革式的斗争语言,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理直气壮地代表13亿中国人,对美国进行了无情的抨击和嘲弄。

一边是热闹祥和、喜气洋洋,一边是针锋相对、恶语相加。面对此情此景,我们再来读一下胡主席的“中美应相互信任、平等互谅、妥善处理分歧,打破历史上大国对抗、冲突的传统逻辑,探索大国关系的新路径”这句话,我们还能读出新意吗?

千万不要被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这热闹的场景冲昏了头脑 ,因为类似的外交场景几乎在所有中美高层对话中都曾出现过,中美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改观。近30年来,中国历届领导人和美国历届领导人,在多次的会晤中,都强调了中美之间只能合作不能对抗这个主题。就在前不久举行的首尔核安全会议上,奥巴马和胡主席见面,奥巴马深情款款地说:中美两国的合作对世界的和平发展具有重大影响,美国愿同中国继续一道努力合作,在下一个40年将美中关系建设得更好。这和胡主席5月3日的讲话口径如出一撤。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美这两个大国,已经在多个层面上出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尤其在经济领域。没有人怀疑,美国是世界上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国家,中国是美国全球中最不能忽视的存在之一;两国在世界重大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将直接决定世界某些重要问题的走向和发展趋势。

不论从哪个角度讲,中美两国合作则双赢、对抗则双输。这是一个3岁小孩都明白的常识,不需要任何论证和说理。

然而,我们又不得不承认,中美两国互为敌人和威胁。美国被中国认为是世界上中国最大的敌人,这一思维定势至今没有改变。几十年了,我们教科书,我们的官方媒体充斥了对“美帝国主义”厌恶之情。而在另一方面,中国也被美国认为是对世界和平发展的最大威胁。为了压制这一威胁,美国在全球、在亚太,拉拢诸多国家结盟,对中国形成合围之势。在安理会会议上,美国与中国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

我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中美两国是天生的冤家?在娘胎里就注定了我们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有人说,一山不容二虎。美国要称霸,见不得中国强大,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压制中国的强势崛起。而中国为了摆脱美国的压制必须奋起反抗,突出重围,战而胜之。

这个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不认为这是最本质的因素。应该看到,人类发展到了21世纪,已经摆脱了原始野蛮的生存状态。地球已经变成了“村庄”,变成了一个“大家庭”,我们它只能爱惜它,不能毁灭它,破坏它。美国、中国,俄罗斯等世界各大国,有义务、有责任承担这一重任,不能再为了各自利益而互相杀戮,对破坏这个“大家庭”的罪恶行为必须持坚决的反对态度,没有核武器的国家,坚决不能在生产核武器,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要通过谈判逐步削减直到全部销毁。尽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竞争,还有对抗,但这种对抗和竞争与历史上那种你死我活的杀戮是不一样的,不论是美国,还是俄罗斯,或中国其他大国,都不会再用那种野蛮的手段去征服并摧毁之。世界各大国未来的政治家们不可能没有这样的远见和卓识,他们也不可能为了压制对方的崛起而大动干戈。

那么,既然如此,中美关系为什么会出现如今表里不一的尴尬局面呢?中美对抗的本质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意识形态对抗,它决定了中美之间的必然对抗,这种对抗就是生死决战,不可调和,不清除意识形态壁垒,中美传统对抗将永远难以打破。

美国是个典型的反共国家,反共、反共产主义扩张是其最基本的政治思维之一。美国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与在美国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是相对立的价值体系,并对之构成严重威胁,进而会威胁到资本主义制度的存在。1950年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的目标和计划”明确指出:“法治政府所具有的自由思想与克里姆林宫实行严厉寡头统治的奴役思想之间存在根本的冲突”,而“消灭来自自由的挑战是奴役成性的国家不可改变的目标”。在美国人眼里,共产主义和纳粹是一个概念,是孪生兄弟,这是美国朝野的共识。人类走向和平,必须多元共存,必须保证人权,保证人的基本自由,否则,人类避免不了相互残杀的悲剧。而共产主义与其价值观是完全背离的,认为共产主义是继法西斯主义对人类和平发展的最大威胁,不消除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世界不可能太平。为此,美国历届政府在反共这个问题上,是不遗余力、全力支持的。这从美国历届美国总统的言行中能得到真切而具体的反映。

反共先锋尼克松说:“苏联企图扩张共产主义,消灭自由;而美国则要阻止共产主义,扩大自由。如果我们在意识形态斗争中打了败仗,我们所有的武器、条约、贸易、外援和文化关系都将毫无意义。”

一直怀着坚定反共信念的里根说:“苏联最恶劣的是与人类历史的潮流相背,抹灭其人民的自由和尊严。”里根是第一位相信共产主义将会垮台的世界重量级领导人。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他主张利用苏联正处于严重的经济危机,切断苏联与西方的科技交流,促使其危机加大,并进而将其拖垮。他甚至不惜动用超过国防预算数倍的经费扩充军备,增加核武恫吓力量,包括实行星球大战计划,从而使苏共不得不花费大量资金用于与美国的军备竞赛上。在对华关系问题上,里根则大赞《与台湾关系法》,并执意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

与中国官方关系不错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布什,骨子里也是坚决反共的。1993年,美国国会议员赫尔姆斯提出议案,要求建立反共纪念碑,时任总统克林顿毫不犹豫地签署了这一法案,并成立了“共产政权受害者基金会”。2008年,小布什就“受奴役人民周”签署了2008年公告。他说:德国的纳粹主义和苏联的共产主义是20世纪“共同的罪恶”。 他在捷克出席“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时发表演讲,将共产主义比作恐怖主义。

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当然也是反共高手,他在就职演讲中高昂地宣称:回想先前的世代力抗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靠的除了飞弹和战车之外,还有强固的联盟和持久的信念。他们知道单单力量本身不足以让我们自保,也不能让我们为所欲为。相反地,他们知道我们的力量因为谨慎使用而增强,我们的安全源自我们理想的正当性,我们所树立楷模的力量,以及谦逊和克制所具有的调和特质。

奥巴马把法西斯和共产主义相提并论,可见,他对共产主义是多么的讨厌、憎恶!而反共大本营美国国会的反共言行,更是不胜枚举,这里就用不着去举例说明了。

针对美国铁定的反共政治思维,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与之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但社会主义阵营最终分崩离析、寿终正寝。1991年,苏联解体,苏共解散,东欧社会主义小兄弟亦作鸟兽散,美国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价值观大获全胜。现在,共产主义, 就剩下中国这个最后的桥头堡,在此情况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世界岂能罢兵休战,放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一条生路?

为了打破美国的意识形态封杀,孤兵作战的中国选择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主动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接触合作,共谋发展,并在经济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美国并没有放弃其最终消灭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既定国策。它改变策略,走柔性路线,企图以其强大的文化、政治腐蚀力,和平演变中国,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企图。但这一招,现在看来,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效果,反而更加坚定了中国政府与之对垒的决心和勇气。

针对美国的和平演变图谋,中国政府摆出了一副“开战“的架势,主动出击,在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学院,收购海外华文网站,打造海外大宣传航母基地,并在美国心脏地带,耗费巨资进行中国形象策划宣传。中国高层和官媒也时不时对美国进行有力的回击和驳斥。吴邦国委员长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就明确表地示: 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这是中国经过60多年发展历程得出的重要发展经验和共识,更是中国特色政治文明与其他政治文明的本质区别。

所以,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外交场合,不论其表现出来的关系是多么的“亲密无间“,也不论其说了多么动听的言语,他们都无法掩饰他们会面时彼此流露出的勉强的笑容,更无法掩盖中美对抗的真正结症所在。表面上一派祥和的中美两国之间,实际上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天然屏障,它犹如喜马拉雅山脉横在中美两国之间,注定是不可跨越的,是永存的,直到某一天,某意识形态像前苏联的共产主义幽灵那样,轰然倒塌、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能清醒地认识到,现在的中美对抗,对中国,对美国,或对人类,都不是一件坏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