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明中国文艺发展方向的只有法律
2014-10-23 11:12:57
  • 0
  • 1
  • 117
  • 0

 

10月初,习主席邀请了在当今文艺界享有盛名(周和花除外)72名文艺代表,参加了一次文艺座谈会。这次文艺座谈会,很不正规,但规格极高,习主席亲自主持,以拉家常的形式发表对当今文艺的看法,并提出了殷切希望。习主席说了很多,归结为一点就是,文艺要传播正能量,要弘扬主旋律,要让人产生振奋的愉悦之感。国人最爱听领导的话,何况是最高领导人的话。本次座谈会实际上在无形中为中国文艺划出了一条红线。 

 

文艺要来自生活,服务于人民,我们的文艺方针好像从来没有脱离这样的文字说词。问题在于,如果我们真要深入人民当中,用文艺真实地描述人民尤其是工人农民们的真实生活和想法,描述这个社会的真实状况,恐怕我们的文艺作品很难存活。来自于生活,就必须体现真实。而这个真实又和我们这个社会宣扬的气氛不兼容。从统治阶层的角度看,我们的真实生活是火热的;从文艺作者的角度看,我们的真实的生活不是火热的。这就产生了一个悖论。

 

习主席在这次座谈会上说,他非常喜欢《浮士德》这本书,为了拜读这本名著,走了30公里向一位知青借阅,再走30公里送回去。《浮士德》写了什么呢?它写了一个不满现实,竭力探索人生意义和社会理想的知识分子。在我们当今的现实生活中,类似浮士德这样的知识分子真是太多太多。这些不满社会现实的“浮士德”们,究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负能量,还是正能量?如果说是社会的负能量,被封杀,我想,我们很难出现描写真实的文艺作品,更难出现像《浮士德》这样的伟大作品,

 

文艺的繁荣和发展,最需要的是独立的思考和宽松的社会环境,伟大文艺作品,不是培育指导出来的,而是在时代发展大潮之中不被扼杀的独立精神者清醒思考的结晶,是偶然之中的必然,也是必然之中的偶然。歌颂是正能量,批评也是正能量。我们需要歌颂时代的文艺旗手,也需要针砭时弊的鲁迅。我们以开文艺座谈会的形式,去指导文艺的发展,给文艺的发展画一条红线,实际上,就是扼杀文艺作品艺术的感染力,与我们宣扬的文艺要来自与生活的初衷是完全背离的。文艺作者为了体现正能量,宣扬主旋律,必然会违背自己真实的想法,把文艺作品加工,再加工,直到失去生活的真实性和本来面目。

 

我们看到,座谈会后,各地文艺界很快就行动起来了,纷纷组织学习、研究。报纸上说,赵本山连续学习了好几天,激动得竟然晚上睡不着觉。各地如此重视这次文艺座谈会,可想而知,各地的文艺工作者写出的文艺作品也必然体现这次文艺座谈会的文艺指导精神。可以预料,此次文艺拉家常似的谈话,可能要对中国今后的文艺走向产生深远的影响,可能直接左右了我们今后整个文艺的走向,可能直接决定了今后的哪类文艺作品的存在或消失。

 

为什么习主席的一次拉家常似的谈话,竟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和震慑力呢?有人说,不正规的拉家常,也是出自最高领导人之后,金口良言,不得不听。但这不是最根本的,我想,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依法治国的理念远远没有得到落实,人治思维仍然残留在我们每个人的脑海里。

 

在国人的心目中,领导人的谈话远比法律重要,法律可以不遵守,但领导人的意思绝对不能违背。一部新的法律颁布了,没几个人知道。但领导人一旦就某个问题发表谈话,尤其是被认为发表了带有指导性的谈话或讲话,全国各地总要热热闹闹的学一阵子。朝鲜的金正恩,走到哪里,哪里都有一帮子人围在它身边,拿着笔记本,恭恭敬敬、认认真真的记着什么。对于这些人来说,金正恩的话就是法律。此种现象在我们这个国家,依然有广阔的市场。

 

根据中央部署安排,四中全会将重点讨论依法治国的问题。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安排一次中央全会重点讨论依法治国的问题,在历史上是罕见的。四中全会上要高举依法治国的大旗,那为什么要在此之前,安排一次文艺座谈会为文艺的发展指明方向呢?在我看来,开文艺座谈会为文艺发展指明方向,与依法治国理念完全不符。

 

在一个法治的社会里,任何事情的存在只要符合法律的规定,它就有存在的权利,一个国家或政权就要维护这种权利;任何事情的发展或变化,只遵循法律的轨迹,一个国家或政权就不能阻止它或消除它。任何人,无论你的权利有多大,都不能违背法律去决定某个事情的存在、发展或变化。日本的AV,是很低俗的,但它在日本就能光明正大的存在,因为它不违反日本的法律。日本政府不仅不能取缔它,反而,还要按照法律的要求维护它的权利。

 

既然要依法治国,那么,文艺的发展只要遵纪守法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开文艺座谈会为文艺的发展指明方向。文艺是不是低俗,文艺是不是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要求,我们这个时代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艺?任何人没有权利对此进行约束和独断。文艺,不管是什么样的文艺,只要不违反法律,她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份子。文艺发展,需要的是对法律的敬畏,而不是对某个人的讲话的敬畏,各地文艺界及赵本山们理应认认真真学习有关文艺方面的法律法规,而不是学习拉家常似的谈话。如果人为地给文艺画条条框框,不仅限制了文艺的创作自由,更违背了依法治国这一个治国理念。能给文艺发展指明方向的只有法律,文艺享有法律规定的一切权利,也负有法律规定的一切义务。法律规定人人享有自由,那么,中国文艺自然而然也享有创作自由。法律是保证文艺不侵犯权利或权利不被侵犯,自由让文艺拥有深度的思考和广阔的想象空间,法律和自由互为依存。有了这两点,何愁文艺不会发展繁荣!

 

本次文艺座谈会后,默默无闻、无什成就的草根博客写手,凭着几篇讴歌中国体制、抨击美国梦的博文,受邀出席,一下子窜红,据说其书《不要辜负的这个时代》 销量大增,从此走上了发家致富之路。此种现象,估计乃中国独有。周受邀,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成就,而是因为他的思想和观点被认为代表了中国广大年轻一代的想法,其传递的“正能量”被认为代表了文艺的发展方向。

 

座谈会后,周遭到了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关于有关他的话题,成了海量信息。总的来讲,都是嘲弄和挖苦。左派代表人物方舟子都站了出来,愤怒声讨周小平,可见,其左右都不讨好。不过,周小平慷概陈词,掷地有声地地为自己辩护,说自己是爱国的暖男!

 

探讨周本人没多大意义。周小平的意义在于,他给本次文艺座谈会增加了笑料,让这么高规格的座谈会,顿时成了老百姓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